吴堤资讯

11万余条“软黄金”鳗鱼苗被非法捕捞贩卖!59人被提起公益诉

2019-10-25 18:50:28

2019-10-18 14:58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丁国峰

长期以来,长江的渔业资源和生物多样性不仅受到沿海城市污水和企业超标排放的“双重打击”,还受到多次被禁止的各种非法捕捞活动的伤害。其中,被称为“软金”的鳗鱼苗,由于人工繁殖和栽培技术的瓶颈,已经成为非法交易的“紧俏商品”,靖江等长江段的野生种苗陷入绝境。

2019年10月18日上午10: 00,南京市环境资源法院(Nanjing Environmental Resources Court)开庭审理自2019年6月成立以来的首例案件——台州市人民检察院因王晓鹏等59人在长江非法捕捞鳗鱼苗提起的公益诉讼——在靖江市法院开庭审理。

同一天,江苏实施《长江保护战略》,呼应始于2020年的10年长江流域禁渔政策,作为展示江苏法院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司法态度和提高环境资源审判社会影响力的重要举措,全省六个生态功能区环境金融法院同时审理并判决了20多起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案件和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2018年4月,江苏省台州市靖江区警方捣毁了一个在长江非法捕捞鳗鱼苗的大型犯罪团伙。这是自国家调整长江流域从捕捞、收购到销售的禁渔制度以来,长江流域首次出现非法捕捞水产品的案件。经台州市医疗高新区法院审理,共有53名被告人因非法捕捞水产品和隐瞒不报罪被判处刑罚,其中包括丁林根等人在禁渔期使用“绝湖网”等违禁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另外19人包括王晓鹏非法买卖鳗鱼苗。

源地图

2019年7月15日,台州市人民检察院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理由是王晓鹏等人的行为损害了长江生态资源,损害了公共利益。除了已被定罪的被告之外,六名因情节轻微而未受到刑事处罚的非法参与者也作为被告参加了今天的公益诉讼。

检察机关深入犯罪现场进行调查。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在长江非法捕捞、买卖鳗鱼苗形成了损害长江生态资源的利益链条。主观上,被告对侵犯长江鳗鱼资源的利益有着共同的理解。客观上讲,捕捞、销售和收购行为是相互原因或条件的,它们的结合导致了长江生态资源的破坏,是一种共同侵权行为。

在法庭上,检察机关要求法院命令59名被告在国家媒体上公开道歉,并命令被告对鳗鱼资源的损失和由此造成的其他生态损失承担责任。鳗鱼资源损失按每条鳗鱼30元计算,其他生态资源损失按鳗鱼资源损失的1.5-3倍计算。其中,包括王晓鹏在内的13人对116,999株鳗鱼苗造成的生态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其他相关被告对销售鳗鱼苗造成的生态损失承担连带责任。

审判主要集中在如何确定生态资源的损失,本案中渔民、买卖双方是否构成共同侵权,被告收取的非法收益是否应从赔偿金额中扣除。被告律师就捕捞行为与收购行为在生态环境损害、鳗鱼苗资源损害与生态环境损害的因果关系、赔偿依据等方面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不要为三月钓鱼,也不要为四月拍照。"在庭审中,检察官卢红梅以图形的形式认为,就被告捕鱼方式的破坏性和危害性而言,长江的生物完整性指数已经达到“无鱼”水平。被告使用“无渔网”捕鱼,网眼只有“针尖”大小,给秋刀鱼等珍稀鱼类造成损失,对长江生态资源造成严重破坏。买卖互动。买方和渔民制定了一个保证价格来刺激鳗鱼苗的捕捞。买方和渔民知道捕捞鳗鱼苗必须使用禁用的渔具,因此继续多次购买。两者并没有在利益链中单独实施危害长江生态资源的行为,因此它们负有连带赔偿责任。

中国水产科学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彦峰作为专家协助出庭人员出庭作证,并接受了被告律师提出的问题。“过去30年的过度捕捞直接影响了长江物种的减少和灭绝。这也导致了经济资源的枯竭、捕鱼量的减少和渔民的贫困。”周彦峰说,渔民不仅捕捞珍稀鱼类,还捕捞许多野生鱼类、虾类、贝类、蟹类、鱼卵和浮游生物,这些只是长江生态食物链的组成部分,如江豚,对生态资源造成巨大破坏。

由于案件的严重性,南京环境投资法院有一个由三名法官和四名陪审员组成的七人合议庭审理此案。包括中央广播电视台在内的几个中央、省级和市级媒体对审判进行了全媒体直播。一些NPC代表、CPPCC委员、专家学者出席了审判。此次庭审还邀请了全国律师协会环境资源与能源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韩琦、江苏省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会长李宋轶、江苏省水产协会常务理事、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等技术专家参加。

在陈述结束时,被告的律师分别代表被告进行了报告,并对在法庭上捕鱼和销售表示了深深的歉意。首席法官陈英对审判作了总结。法庭上没有宣布判决。

首席法官陈映婷接受媒体采访

江苏省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会长、河海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宋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实际情况下长江鳗鱼越来越少。世界保护联盟也将其列入2019年7月更新的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从鳗鱼的繁殖条件(难以人工繁殖)、“河流中的迁徙性质”及其生活史来看,在禁渔期对鳗鱼同时采用“无家庭网”和在禁渔区采用多种网,切断了鳗鱼生命周期中的重要环节,对水生资源造成了灭绝性破坏。

此外,它还对长江的生物多样性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具体来说,它包括:鳗鱼物种的破坏性破坏;“聚狐网”的高频率和大面积严重破坏了长江其他水生物种的繁殖条件,如直接意外捕获、意外伤害和栖息地、回旋路等。生物链的破坏。


上一篇:白居易一首著名的“杀人诗”,将一美妇“赐死”
下一篇:1:100仿真!中学生用8000块积木搭出南岸地标黄金双子塔